北京pk赛车计划

礼赞70年 感恩化物所(《中国科学报》2019-05-14)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19-05-14

  ■趙世開

  人生如登山,拾級而上,一步一步堅持,只有不畏艱險,奮力攀登,才能登上光輝的頂點。上學讀書就好比登山之旅。書本上的知識,就好像是前人爲我們所開的路。老師就好像是那先行者,爲我們引路,關鍵時候拉我們一把。而同學則是一起登山的夥伴,或攙扶鼓勵或爭先恐後。有時當我們氣喘籲籲地爬上一座山峰時,發現有人早已坐著纜車上來了。但登山的經曆會讓我們有能力有膽量攀登更高的山峰,甚至是纜車也到不了的高峰。

  我是在中國科學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化物所)读的研究生,读研3年,虽一路艰辛,但也一路风景。化物所纪念建所70周年征稿,唤起了我对化物所的美好记忆,激发了我对化物所的感恩之情。

  第一次听说化物所,还是在大学四年级准备考研究生的时候。我从小到大没怎么出过远门,考大学时从丹东考到了位于沈阳的辽宁大学,后来考研时也不想走太远,怕去外省旅途劳顿,就想在省内找个地方读读。化物所对我来说,似乎门槛太高,但我对工科又不感兴趣,只好孤注一掷,在化物所的招生简章上仔细搜寻,选择了顾以健研究員和曾宪谋副研究員为我的导师。作为1977年恢复高考后上大学的第一批毕业生,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于1982年初来到了化物所,开始了新的学生生活。

  化物所的领导和老师对我们这一级学生充满了期待和厚望,也对我们的学业做了详尽的计划。开学伊始,所里就为我们安排了丰富的课程,或在化物所上课,或在大连工学院上课,充分利用了两个单位的师资力量。课题组的老师们也给了我们这些年轻学子以厚爱。实验室的条件比大学又高了一个层次,课题组的老师们作为长辈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关怀有加,可以说课题组就是学生的家。曾宪谋老师引领我开始了研究生的科研项目,教导我如何做金属有机合成反应,开启了我的科研生涯。205组的邹多秀老师、孙同升老师、马兆兰老师和蒋筱云老师,在曾老师出国进修时,对我的实验都给予了宝贵的指导和帮助。我的实验室隔壁就是核磁共振室,韩秀文老师耐心开导、细心点拨,我合成的化合物的结构都得以解析。郭和夫研究員和陈希文老师虽然不是我的研究生导师,但都指导和帮助过我。随着学业上的进步和实验技能的提高,我的第一篇文章也得以发表在《科学通报》上。这么多年过去,现在回想起来,每位老师的笑脸仍然历历在目,205组的休息室还是那么温馨。

  研究生同學來自于不同的學校,遍布天南地北,專業是各幹一行,但大家相處融洽,很少有吵架的。我知道的唯一一次吵架發生在我和師兄弟之間。可笑的是,我們不是爲了學術觀點的不同,也不是爲了誰不掃地誰不打水,而是爲了誰先看一本新到的文學雜志,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過後大家彼此尴尬了一段時間就又恢複了交往,畢竟是師兄弟嘛。

  同學之間科研上的交流我就不說了,互相練英語口語我也不說了,只想說說當時研究生的文體活動。剛入學的時候,有那麽幾次同學們下午在一起打排球。我以前從來沒打過排球,但也上去湊熱鬧。可想而知,我上去是攪局的。會打的同學特別耐心,沒有因爲我打不好而讓我坐冷板凳。後來大家都進了各自的課題組做實驗,也就沒人打排球了(或許高手們打球時不再喊我了)。我再次摸排球,已經是20年以後的事了,並且一打就停不下來。十幾年下來,我已經熬成我們當地排球隊的隊長了。當初的偶爾爲之,成爲我現在的最愛。每當有新手加入我們排球隊,我總是特別耐心,使勁兒鼓勵,因爲我相信,當年的我如今都能當上隊長,那麽任何新手都會成爲高手。

  还值得一提的是大导师顾以健研究員。顾老师1947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系。1948年赴美国圣母大学研究生院攻读有机化学,1950年获理学硕士学位。回国后,积极从事和推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包括火箭推进剂等领域。顾老师是粉碎“四人帮”后化物所的第一任所长,为化物所科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顾老师对学生和蔼可亲,虽然他后来到北京担任中科院秘书长,但他对研究生的遥控还是很紧。不论是他回大连,还是我去北京,作为学生,我总是有机会得到顾老师的耳提面命,接受他的谆谆教导。读研后期,顾老师希望我能去国外见识见识,所以安排我去中科院北京研究生院进修了一个学期的英语,接着又推荐我去圣母大学化学系读研究生,继续研究金属有机化学。后来我又搞过一段药物化学,但最终定位在碳水化合物的稳定性同位素标记这个研究和生产领域。虽然我发表的文章屈指可数,文章的质量入不了《自然》《科学》,但仍尽己所能为糖化学、糖生物等领域作出微薄但不可或缺的贡献。

  顧老師于2017年去世,享年95歲。曾老師夫婦身體依然健康,這幾年回國見到他們都倍感親切。我現在的年齡比當年剛進化物所時導師們的年齡還大。不記得在哪兒見到一句話,“人到一定歲數,自己就得是那個屋檐,再也無法另找地方躲雨了”。我雖然不能像當年導師們那樣爲年輕人遮雨擋風,但我也知道自己在家庭、職場和社會上的責任和義務,盡力去擔當去影響。

  如果說遼甯大學奠定了我人生的基礎,化物所多學科全方位的研究領域則讓我站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有了新的視野,讓我對科學研究不再有神秘感和畏懼感,科學的珠穆朗瑪峰不再是那麽高不可攀。如果不是因爲化物所,我的人生也許會走上另一條路徑。花也許還一樣香,路也許還一樣寬。但回頭看看,我還是慶幸我所走過的路。珍惜我的今天,也就由衷懷念化物所的經曆,感謝化物所老師們的教導和提攜。我由衷祝願化物所的同學同仁繼續發揚光大化物所幾代科學家堅韌不拔的精神,在科研工作中不斷取得新的成就,爲人類社會的進步作出更大的貢獻。

  作者簡介:

  赵世开,大连化物所81级研究生,师从顾以健研究員和曾宪谋研究員,后留学美国,获圣母大学博士学位。现任职于Omicron Biochemicals, South Bend, Indiana, USA, 从事稳定性同位素标记碳水化合物的产品开发和生产。

  以下是該媒體報道地址: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9/5/345919.shtm

版权所有 © 中國科學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本站内容如涉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备案号:辽ICP备05000861号 辽公网安备21020402000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