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赛车计划

一座重情重義的科研所(《中國科學報》2019-04-30)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19-04-30

  ■徐光榮

  我的文章题目本来有些长,我觉得惟其如此,才能将我对中國科學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化物所)的印象说得清晰。

  而此刻,我想起了唐代大詩人李白的一首七絕:“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我突發奇想,照貓畫虎摹擬幾句想送給化物所:“惜別星海十余載,櫻花頻送摯愛情。渤海灣水深千尺,不及大化伴我行。”

  化物所在我的心中分量很重,這源于化物所人重視兩個字:情與義。

  记得2005年12月,化物所原辦公室主任冯埃生专程从大连赶到沈阳找到我,邀我为化物所老所长张大煜写传。那时,老所长已辞世十七八年了,为何化物所人对他这般上心?

  待我来到位于大连星海广场附近的化物所进行深入采访,与张存浩、楼南泉、卢佩章、王建业、郭永海等几十位老院士、老领导、老同志促膝倾谈,并走访查阅了大量档案资料后,发现张大煜院士果非凡人。1916—1989年,张大煜院士一生跨越了中国现当代史的几个重要历史时期,亲历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见证了中国从受人欺凌的苦难岁月到繁荣昌盛的历史巨变。而他本人投身化学科研事业50余年亦功绩赫赫,尤其在催化研究中,不仅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了表面键的新理论,而且在应用研究中也为国家创造了世界领先技术,在中国化学界堪称翘楚。特别是他担任化物所所长期间开创的学术民主、严谨治学的传统已成为化物所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带领老一辈科研人员开拓的重要学科为研究所乃至国家相关科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培养和扶植的科研骨干,已成为研究所乃至全国相关学科的带头人,先后有近20位进入兩院院士行列,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财富。

  飲水思源,化物所人有情有義、重情重義是值得珍視的文化傳統和財富。恰如我到化物所後見到的第一位領導,文靜而穩重的黨委副書記包翠豔所說:“在科學院倡導的創新文化建設不斷深化的過程中,我們感到張大煜所長所留下的精神財富,過去、現在或是將來都是推動研究所發展前進的動力……”

  重什麽情?重什麽義?在我投入寫作《一代宗師——化學家張大煜傳》的日日夜夜,對此有了不斷深入的體會。這“情”字中內涵豐盈而厚重,師友情,同志情……而首當其沖的是愛國情。我了解到,在化物所,包括張大煜、張存浩、郭和夫、陶愉生、侯祥麟、範希孟、劉靜宜等,都有國外名牌大學的學曆,但他們學成後,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卻都毅然回國,放棄了國外優厚的待遇與生活條件,投入到祖國科研事業之中,這不是愛國情的生動表現嗎?

  至若師生情、同志情,張存浩院士的一席話說得最爲中肯。他說,我們敬愛的老師張大煜“偉大的人格和學風,溫文爾雅,爲人謙和,對年輕的一代,他是親切忠厚的長者,熱情地關心著每一位青年……完全當得起‘一代宗師’”。

  采访满头漂亮白发、这年81岁的卢佩章院士时,特别让我动情,他拿出一本自己精心编制的摄影画册,向我展示他发表于《东北科学通讯》1951年12月号上的学术論文《水煤气合成石油用沉淀铁触媒常压性能试验》,其中一页是他和論文合作者陶愉生、钟攸兰、康坦等同志在张大煜雕像前的合影。卢佩章说,这个研究项目是在张大煜所长提出并指导研究下完成的,但在1956年中國科學院评选首届自然科学奖时,他却断然拒绝在参研名单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在项目獲獎后,又断然否决了给他奖金的意见。这种高尚风格,一直为卢院士与研究所的同志们所牢记和推崇。

  這也使我想到了“義”。詞典中對“義”的解釋是:公正合宜的道理。與“義”字組成的詞語,大多帶有正能量,道義、信義、義氣、義舉、仗義……李大钊的著名詩句:“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中的“道義”是與“擔當”緊緊相關聯的,它使人想到責任感、承擔與奉獻精神。而張大煜和化物所老一輩科研人員恰恰很好地實踐了這個“義”字。“急國家之所急,想國家之所想”,他們爲國家創建了石油煤炭化學研究基地,爲“兩彈一星”的成功不斷貢獻,開拓了色譜學、分子反應動力學、化學激光等一系列我國科研發展急需的新領域……正是張大煜和化物所科研人這種敢于承擔的創新精神,使我找到了寫作張大煜傳的精髓,繼而用90個日日夜夜完成了30余萬字的傳記文稿。記得我在該書的後記中寫下這樣一句發自內心的話:“大連化物所爲推動中國科研事業發展做了件功德無量的事,我也覺得自己做了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一代宗師——化學家張大煜傳》出版了,並在化物所召開了紀念張大煜誕辰一百周年座談會暨新書首發式,邀請我到所參會。我覺得這件事似乎可以畫上個句號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重情重义的化物所人并没有“人走茶凉”,而是一直记着我这位帮助研究所做了点事情的新朋友。不久,所办又邀我为宣传张大煜的专题片撰稿;邀我为所报撰写纪念张大煜的文章;不久,又邀我再赴化物所,到所里举办的文化講壇上向研究生们作关于张大煜学术生涯的学术报告;2009年化物所60周年所庆时,邀我与所歌的曲作者铁源赴所参加纪念盛会……这一切,使我倍感亲切,感受到一股股融融的暖意。

  我一直关注着化物所,为化物所的一项项科研新成就而高兴,我还想为化物所再做点什么,为化物所蒸蒸日上的科研事业尽点绵薄之力。2010年中國科學院编辑《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化学卷》,邀我写张大煜的学术纪传,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很快完成;张存浩院士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我从《新闻联播》中看到习近平总书记为他颁奖的场面,由衷感到欣慰,随即与他通话表示祝贺,并作了补充采访,及时写出一篇报告文学在我主编的《辽宁传记文学》上发表。那一刻,我甚至想,若身体条件允许,再为张存浩写本传记……

  我也真誠地希望分享重情重義的化物所在新時代科技創新道路上所取得的每一項成果,祝願化物所以70年所慶爲新起點,在向科技高峰的進軍中創造更大的輝煌!

  作者簡介:

  徐光榮,1941年生于遼甯遼陽,國家一級作家,文化學者。遼甯省作家協會顧問,中國傳記文學學會副會長。

  以下是該媒體報道地址: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9/4/345628.shtm

版权所有 © 中國科學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本站内容如涉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备案号:辽ICP备05000861号 辽公网安备21020402000367号